站在艺术与市场中间的人——学者尹鸿

分享到:
在将近2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虽然在聊电影,电视,但尹鸿老师却能把你模糊感受到的种种人生经验清晰的串联起来。
随着一个个层出不穷的金句,你真的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关节咔啪作响的声音——通透!
这是理性与常识的力量,而坚守理性与常识又是独立思考的不二法门。
1、中国电影的低俗不是格调的问题,是价值观的问题。因为你是一个高富帅,我愿意当你活着的血流。这种对女性的糟蹋,对人性的不尊重,在全世界也很少看到。
2、任何人在青少年时期,都会有低幼的审美趋向。迎合这种低幼审美无可厚非,但是你要拉着他往上走,还是拽着他往下沉?如果是后者,这个文化就无可救药!
3、原来做文化研究时,总觉得是创作问题(影视的创作问题),觉得创作应该怎样。当做产业研究后,发现本来以为“应该”的问题,大部分是缺乏条件。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他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,才会“应该”!
4、中国电视怎么会是垄断产业?中国是电视台最多的国家,我说中国电视是高度行政封闭下的恶性竞争行业。
5、我一直说审查不是问题,主要问题是要让审查制度本身法律化,要摆脱长官意志、个人好恶对电影审查的干预和影响。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一个电话,一封信,让已经通过审查的作品又重新成为一个问题。
6、中国电视无论产品(电视节目)怎么竞争,但是电视台不会发生改变。一个产业结构不会发生改变,他的竞争效益就会越来越低。
7、网络时代加速了电视台渠道价值的贬值,将来互联网的企业一定是平台越做越大……
8、另一方面未来互联网有可能会形成一个新的垄断性平台。因为当他控制着大部分人的信息来源的时候。他的好恶,他的选择,在一定程度上就决定了公众的选择。都在说大数据,大数据。你到哪儿去拿大数据?
9、我愿意当站在中间的那个人,一方面我不会太阳春白雪——一个文化要有影响力一定要影响大众。另一方面,没有价值底线的过度娱乐绝对是文化的失职。

津ICP备14002402号